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剑

我曾经是北大荒知青。总想把过去的看见的亲身经历的记载下来,留存纪念感觉很有意义。

 
 
 

日志

 
 
 
 

怀念父亲 ——作于1994年4月  

2018-03-08 22:11:0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94年4月7日临晨。

在一阵急促惊炸的雷雨声中父亲走了。尽管心中早已做了最坏的打算,可总觉得父亲那样突然、那样的急促、那的心有不甘...
   一个在妻儿老小,亲朋好友心目中永远是那么刚强的硬汉——我们的父亲就这么走了。

父亲临终前的目光充满着许多的疑虑:“究竟怎么啦?”“生了什么病?”“为什么开刀?”“子女们为什么要瞒着?...”直至生命的尽头父亲始终都没开口,因为他相信自己的子女们。

父亲在家里绝对是一个当家做主、事必躬亲呕心沥血的人。然而在事关自己生死悠关的时刻却无法自己了,直到被送上手术台(他)连个基本病因也不晓得,实太可怜了。是子女们心肠太狠了么?是相儒以沬的老伴糊涂了么?不!因为医生说了最多只有三个多月的时间,做子女的在父亲面前怎能如此开口?一句话:子女们不想让忠厚善良的老父亲在最后的日子里精神上再受到一丝的折磨和惊吓。

父亲临终前那满腹疑虑的神情深刻在我的脑海里久久的挥之不去,手术之后每况愈下,他总是在喃喃自语大概是我的刀开坏了...”临前含有泪的眼睛直视我许久此时此刻的心都要快碎了。
   从小到大从未见过父亲眼帘中的中用最后的一丝微弱气力紧紧的抓住我的手...。啊!父亲,做儿无能,无法拯救您的生!泪水浸满了我的眼眶...此情景将伴随我终生,我钢铁般硬汉的父亲竟到了如此地步。
    世上写母亲的文章举不胜举,固然写父亲的也有,朱之清的《背影》写的朴实感人,甚是名作,为数不多寥寥无几。颂扬母亲的文章总比称赞父亲的多,对于父亲的颂扬着实是欠缺了一些。也许为人作父的在情感方面没有女性那样慈祥温柔?其实这是不公的。岂不知人类成长的过程中父亲的作用是断不可少的。一个人的意志刚强应该就是父亲的代名词,所造就的男子汉大多是父亲的作用而为的。
    我的父亲是刚强的,但同时也是懦弱的,尤其是在决定其终身命运的关键时刻往往总是懦弱的。用母亲的话讲“别看他人高高大大的,发起脾气来雷公老爷都怕他,其实他内心胆小得很,多怕事的一个人,一生为人谨慎,什么也不敢做,是个老实人”。
     父亲出身于一个以雇工为生的农民家庭,16岁就上地主家去扛长活。我的祖父被母亲称之为“呆爹爹”农民,祖母唐氏是从育婴堂抱来的童养媳。可以想象在这样一个贫穷愚昧无知的家境中父亲吃了多少的苦。父亲处于自尊很少在子女跟前谈及家的情况,听任自己的老伴经常不厌其烦的向子女讲述诸多家的“不是”,每当此时,父亲总是在一旁不吱声埋头干自己的事情装糊涂。其实父亲的内心是很痛苦的,无法对子女讲。实在憋不住了就冲着母亲开口大声的吼上几句“你挺死去吧!几把啰嗦什么里格东西!”随后就再也不吭声了。父亲也是有口难言,为此他吃的苦太多了。
   与母亲成家之后经人介绍父亲进了银行工作(母亲是经济条件殷实的大户人家出身),这段经历也许对父亲来讲算是有些光彩比如见过梅兰芳,并且亲手接过梅先生签名的戏票包座一个礼拜。那时的京剧被称作大戏其实父亲对京剧并无兴趣,只是慕名而去,没看过几次就将戏票送给别人了。每当父亲讲起此事时显得是那样的兴奋、能得到梅先生亲手签名赏票的人在社会上位数不多的。那银行董事中有一董事与梅先生是亲戚至交,辈分又在梅先生之上。父亲年性格使然,人缘不错也是个相貌堂堂的人...。可在母亲的眼中:“肚子里是空的,没得货实”。
    在银行工作时期,那时许多高级职员和董事中有不少的中共地下党员,据父亲讲张承宗(解放后上海市委副书记)、张琪(后上海总工会主席)、陈其五(后市委组织部长)就与他们银行中的许多人有过来往,许多机密的信件不少也是由父亲帮助传递的。他们对父亲很好。我也问过父亲为什么没参加地下党?父亲笑了说:“人家都是有知识、有身份的先生,再说银行中的保人多次提醒父亲不要与他们往来,说这些人是在搞黄色工会...”。父亲出身贫寒,要养家糊口只能听保人的话,待到解放后才知道地下党是怎么回事。尽管父亲没参加地下党组织,但是父亲是个重情义的人,再说那些所谓黄色工会的人,都是有身份的人,对父亲又是那么客气、尊重。为此父亲多次为他们提供方便打掩护,帮他们送信,当银行罢工时,为他们开电梯送上送下提供方便。

 我也曾问过父亲“人家让你参加地下党了吗?”。父亲认真地说道:“现在叫地下党,那时不叫地下党,而是叫什么会,他们让我签个字就可以入会”父亲对他们说“会不入,怕老板知道了敲掉饭碗,人也不会答应人家听了笑了也就不言语了。但是父亲还经常为他们事。

解放后党是讲情谊的这是父亲亲口讲的刚解放那些会上的人都穿上解放军的服装或标志,还热的对父亲说“兄弟,我们不是坏人、黄色工会吧,现在参加我们组织还来得及”父亲当时对他们说“现在享福了,再参加你们就不好意思了,再说你们都是有知识的人,我没文化不行。”父亲认为在困难的时期没参加,现在人家胜利了,再去参加显得有些投机,所以推脱了。

但是没有忘记这位真诚的年轻人,满足了父亲的愿望,让父亲参加了专门培养工农干部的文化补习班。由于父亲在年轻时帮地主家扛长工,伤了身子肺结核大吐血,那时的肺病如同今天的癌症不多但是党组织用尽一切的力量把父亲从频临死亡的边缘拯救了回来,还送到疗养院恢复健康。康复之后又继续参加第二期干部文化培训班。可就要临近毕业的时候大鸣大放,父亲讲了一些在领导们看来不合时宜的话。据母亲讲父亲对当时银行领导的官僚主义作风看不惯讲了“毛主席像太阳光芒万丈,但下面有些干部乌云,把毛主席的阳光给遮住了...”为此得罪了一些银行领导,由于父亲出身很苦,又曾帮过地下党的忙,所以没被打成右派分子。但是还是被下放去了长兴岛围垦直至1965年才调回上海,父亲从此就一直没顺心过,非常的可惜。
   尽管这样但父亲从没有过什么怨言,时常对我们讲;党是重情义的,让我们家从平房搬到了花园洋房,用上了煤气和抽水马桶,这在刚解放的上海对普通的老百姓来讲是非常奢华的生活环境。每每谈及这些父亲的心情是非常有感触的。对于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从不谈起,大都是母亲告诉我们的。诸如放后上海却被调到食品公司,受到种种非难我们长大了,也懂事了,免不了要问父亲,可父亲总是默默无语,其实他内心何尝不痛苦?
    当时上海的领导张承宗市委副书记、张琪总工会主席、陈其五市委组织部长(扬州人)等高级干部的名字也是父亲在看报纸时顺便谈及的,父亲还谈了许多高级干部的名字都是解放前帮他们送信认识的包括潘汉年。我问父亲为什么不去找他们?父亲非常冷淡的说“找人家干什么?”父亲就是这么个脾气,自尊性极强。
   父亲对于子女的教育谈不上,但非常的爱护备至管过去家庭生活比较困难,父亲总是自己承担,不让子女们受半点委屈,尽量让孩子们享有同时期儿童应有的乐趣。所以在很小的时候我们就知道跑马厅、大世界、西郊花园等等游乐场所。父亲下放时,我和哥哥每到暑假时就被父亲带去长兴岛度假,年年如此。这在当时引起了多少小朋友的眼红与羡慕也是我们以自豪和难以忘怀的美好时光。
    父亲的脾气是急躁的,发起火来非常的怕人。但是他对子女的爱护不亚于天底下的任何一个母亲从不让孩子受到外人欺负和委屈。国家三年困难时期,我已经上小学,父亲从不让我们饿肚子,常常从长兴岛带回许多水产、玉米、芋艿、菜之类的食物让我们吃。这些大都是父亲自己利用空余时间弄得,有些使用烟票换的。那父亲在来往于上海与长兴岛的船上工作,船上的生活非常的单船员抽烟喝酒是常事可父亲却烟酒不沾,这在船员中几乎是绝无仅有的。尤其是父亲的酒量也是可观的,一斤白是有把握的。可他滴酒不沾,为什么呢?他时刻想着家、想着孩子们孩子们也时刻盼望着父亲的每次公休回来。
    记得小时候我经常一个人没事就走到外滩去玩,说是看轮船,其实是想去看看父亲的船来了没有。

所以家里人常说我戆...至今回顾这些我也不觉得戆。(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