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剑

我曾经是北大荒知青。总想把过去的看见的亲身经历的记载下来,留存纪念感觉很有意义。

 
 
 

日志

 
 
 
 

怀念父亲  

2018-03-16 22:52: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父亲对子女、晚辈的关心爱护非常的直截了当,全部身心都花在给孩子的饮食上鸡鸭鱼肉是父亲的拿手好戏国家三年困难时期父亲家里的许多家具、自行车等变卖去换取食品,就是为了不让孩子们饿肚子

孩子的喜怒哀乐在父亲的心目中永远是第一位的。

给我印象最深的在文革初期,学校里无法正常上课,我闲着没事干想养鸽子,市场上的鸽子价格非常的贵。我知道家境状况是无法实现这个愿望。于是经常一个人跑到人民广场的鸽子市场去看看解馋、过过瘾,多想有一对自己的子呀!所以常常很晚才回到家,到家后就一个人在院子里发呆。父亲很理解我的心思,有一天气候非常阴,父穿着一件单位的工作棉袄带我去了人民广场,我非常的兴奋也不觉得冷

从家到人民广场坐电车要七分钱我们是步行去的这对我们来讲早已是家常便饭

在人民广场的鸽子市场转悠了多半天,经过讨价还价之后父亲化了3.5元买了一只花雨点的母鸽子,回来一看鸽子的腿有些跛脚,可也让我高兴的心花怒放...。在回来的路上,父亲微皱着眉头言不语,我心底里知道;这三元五角对一个六七口人的家庭来说分量是不轻的。看着父亲的侧影我后悔了,不懂事了不应该买这鸽子。记得当时我就默默的暗下决心;等我大了,一要加倍的报答父亲...。

此景难以忘怀
    

父亲的生活中心很简单;就是围绕着他的孩子们。

记得71年秋我第一次回上海探亲时,父亲一反常态地下班回到家等待着我的到来当看到我放下行李洗脸时,脱下连队事委托我在上海代配表壳的手表时,父亲立刻“人家的手表不要带,明天我给你去买一个”当时姐姐哥哥的手表都是100元钱半钢的上海牌手表。第二天父亲就让哥哥陪我去了南京路亨得利钟表店120元买了一个全钢崭新的上海牌手表,这可是给了我完全计划之外的惊喜。
    第二次回上海探亲时车是上半夜到的,父亲刚巧出差在外,下半夜父亲就立刻赶回来了当时我正在睡梦中,父亲到家后即刻下了厨房把他带回来的香肠煮熟了之后硬是往睡梦中的我嘴里噻,这是一种何等亲子的情怀,于今思来热泪盈眶久久不能...,父亲让我起来与他一同喝酒。喝着浓香的双沟大曲,父亲望着我贪婪咀嚼着肉肠的模样,他那笑眯眯的脸上显露出一种满足的享受感,他还一个劲往我的碗里夹肉肠...。

这就是我的父亲!


    

父亲为子女的事情从来都是奋不顾身的,子女们只要有一丁点儿的好事情就会让朴实善良的父亲喜形于色

79年春,我和妻子按当时的知青政策返城回上海。父亲借了辆大板车把我们的行李从北郊车站那么远的路回山阴路的家中一路上满头大汗,我们要替换他拉一阵也不让父亲是显得那样的兴奋也不觉得累,可父亲毕竟是年过55岁的人了。
    我回上海后的数十年间曾二次分房,父亲都表现出极大的热忱。第一次是81年的夏,老人家还能帮忙跑,辛苦极了,就连妻子的姐夫也“你父亲太辛苦了。”

第二次也就是1993年的秋天那时父亲实际上已经上了恶疾,心有余而力不从心了。可还是多次车来到新公房看过几次装修。其实父亲不赞成我们在厅里做橱柜的,但是他没说,直到父亲去世后才听母亲说;你爸爸见你们在厅里做橱柜有些想法“厅里能放个小床有空我去跟孙子住,现在做...”我听后愣住了,现在父亲走了,我还能说什么呢?太不了解父亲的心思了。
    父亲对子女从无什么要求,只有奉献,宁愿苦了自己那也不麻烦子女,就在他整个住院期间从未在病床上排泄一次,听来让人难以置信!就在他去世前的上半夜,他都坚持让子女扶着自己上厕所。凌晨去世后医生也说“这是一个罕见的现象,从未见过,你父亲真是个硬汉子!”

怕麻烦子女?不仅仅如此!父亲是在坚持一个为人作父的最后尊严;大丈夫就得铁骨铮铮,哪怕是生命终结也至死不渝。

这就是我们的父亲,一个被医生称作:罕见的硬汉子!    

父亲55岁退休多么的不情愿,但为了儿子的前途,他满怀依恋的心情过早地退休。一个习惯为生活操劳一生的人一下子休息在家是多么的难受和痛苦,父亲经常喃喃的自语:“我就这样等死吗?”经过母亲的劝说和亲朋好友的帮忙父亲又找到了工作,乐此不彼十多年。一直工作到生病住院的前几天,才被哥哥发狠心,背着父亲去用人单位辞退掉了工作。为此父亲还非常的生气,难过了好几天饭也不吃。

其实此时的父亲生命早已危在旦夕他还讲“以后没事干了,去接孙子放学回家”由于病情发展的太快,他连这点愿望也实现不了了。
    对于孙辈父亲是非常的关心和爱护,孙子孙女的名字都是父亲给起的,这多少也使我们做子女的感到一丝的欣慰。

回想孩子出生那天,父亲明知孙子在医院里,可他还是兴高采烈地由山阴路到武进路这么四五站的路来回走上了好几趟也不觉得累。在途中刚好碰见我刚从医院回来,他又不厌其烦的问了个仔细;得知是个男孩母子平安父亲高兴得走了,走好远了还能听见他那兴高采烈不知名的曲调。

这是我此生看见父亲最高兴的一次。
    从那天以后,父亲就一直盼望着媳妇坐月子满月,这样他好上门去看孙子。为此在武进路居住的十年日子里,周围的邻居也认识了父亲,每当父亲骑自行车送鸡鸭鱼肉时,邻居们总会与父亲热情的打招呼“又来看孙子了吧,今天又送什么好吃的...”每当此时父亲嗓门总是那样的响亮与欢乐,回答诸位邻居们的友善热情。

这也许是父亲此生非常惬意的时光

    记得93年7月1日,父亲七十大寿的宴席上拍合家欢,几个孙辈争先恐后的簇拥在爷爷(外公)跟前,享有天伦之乐难得此时。谁知我那孩子不知怎么搞的,当着众多亲朋好友的面竟然把表弟往旁一推说:“孙子应该靠爷爷”此言一出口就被们呵斥觉得“这样不好”谁知父亲那样高兴当即夸口赞赏;“我小孙子聪明,晓得外孙靠边,孙子靠爷爷”沾沾自喜不已。今天回顾起来几分心酸,几分欣慰。据母亲讲:儿孙满堂,你爸爸整天兴高采烈越活越年轻,走路时常哼小调,没事就往菜场跑,忙的多有趣啊!只要小辈吃得好长得胖他就高兴。现在条件好了,他更放手地干了,甚至看见邻居买菜精打细算,他还看不上眼,认为人家“小家败气”。

其实父亲自己倒是真正的“小家败气”,非常勤俭、节约,一切心都化在小辈身上。我们兄弟姐妹也时常在一起议论“你们看家门里的几个孙辈个个胖乎乎的,全是爷爷(外公)喂出来的小猪啰”。父亲听了脸上总是堆满了喜滋滋的笑容和满足,还乐呵呵地讲“让这些小猪啰一个个快点长膘去卖掉”。回想这情景,老人的晚年还是非常乐趣的,遗憾的是再有十年多好,母亲要求不高讲“再有二三年也行啊”。是啊,二三年父亲也有72、73岁了,二三年洲洲、明明也许高中毕业,二三年庆庆初中快要毕业,佳佳、侃侃就上中学,天伦之乐多么有趣。二三年家境也许越来越好可是我可怜的父亲就是没那个福分,含着眼泪,带着那么多的遗憾,匆匆而去。怎能不让作为儿女的悲痛、伤心?

父亲的一生没有太大的欲望,对子女也没有过分要求和期望。当年我去黑龙江的时候,父亲对我的期望就是平平安安,吃饱吃好,不要与别人打架,对我唯一的要求就是经常来信。可是我每次的来信,字迹写的潦草,父亲看不清一怒之下骂了句,把信往边上一扔,可是过了不一会儿,叹口气又捡起来重新看,他不愿别人念给他听,他有文化,非要自己亲自看,要了解儿子的情况,拿着儿子的来信仿佛能与儿子气息相印,只有这样他才安心。可那时我是那么不懂事,经常不写信,难得写一次,还那么马虎,今天回味起来,心情是非常难过。

我的父亲就是那样朴实对子女没有太多的奢望,更谈不上有更高的要求,父亲是个只平安容易满足的人
    只要小辈吃得好长得胖他就心满意足了。应该说老人的晚年还是非常乐趣的,遗憾时间太短,正值大好时光,父亲就这么急匆匆地丢离我们而去。走得那么痛苦,那么不情愿,是什么原因引起父亲染上被医生称之谓不能手术的癌中之王的病症呢?

  评论这张
 
阅读(18)|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