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剑

我曾经是北大荒知青。总想把过去的看见的亲身经历的记载下来,留存纪念感觉很有意义。

 
 
 

日志

 
 
 
 

《招考》  

2016-12-29 19:21: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期间只有部队的文工团才能招收演员,为此各种人才八仙过海各显神通踊跃报考,那阵势决不亚于现今报考公务员的态势。据说葛优当年就是通过此类途径演了个《喂猪》的小品才出人头地的。其间的艰辛可想而知,但也不乏有可笑之处生于其间。 话说那年招考,人山人海挤满了大厅前的走廊,按序号一个个地被叫了进去,又一个个垂头丧气地走了出来,真是少见有兴高采烈走出大厅的。 这时就听见在喊“171号!171号!…”走廊里没人应声,那负责叫号的女军人刚想往下喊叫172号时,就听见从走廊那头大老远地响起了一阵踢里踏拉的跑步声,边跑边喊“俺-是171号!俺-是171号!”哈!一个衣衫不整满头大汗的河南娃冲进了考场。面对众多的解放军也就是负责招考的老师,该爷们毫无畏惧,整个一副非常自信的模样。诸多的老师相视一笑,那意思:总算看见一个不怯场的,老师冲着该考生笑笑问道: “你有何特常?” 就听得一声底气十足的回答:“俺会作诗!” “在什么地方发表或得过什么奖吗?” “在俺乡里方圆几十里就数俺诗做得最好!俺还上过公社广播站哩!”说得好自豪,就差拍胸脯了。 “那么你就朗诵一首你的作品吧!” 这傻小子倒是胆大,什么也不吝开口就来: “莫斯科他妈的什么钟,一个小时敲他妈的十二下!…,”刚念了两句就想不起来了,急得用手挠着脑袋,两眼瞧着天花板嘴里还在嘟嚷着“莫斯科他妈的什么钟…敲他妈的…十二下…嘿!咋搞的真急死人!…”他想不起来了,见此情况老师委婉地让他下去了。 紧接着172号进场,这是一个长得非常斯文的青年, 戴着白框边眼镜、一派文雅书生气,锛精神。手拎一个小提琴箱,迈着庄重的步伐走到招考大厅的中央,面对招考老师略鞠一躬,举手投足风度翩翩。打开琴箱又从口袋里掏出白手帕轻轻地擦擦琴和弦弓,然后在招考老师的示意下开始演凑:“哆-来-咪-发-稍-啦-西-逗”,噢!老师们以为这是演凑前的调试音准。此时该小伙子放下弦弓,左手将提琴轻轻地提在左胸前,右手握弓下垂认真地望着招考老师。招考老师心想这青年很正规、训练有素,于是说道你可以正式演凑了,说完老师背靠座椅、闭上了眼睛、竖起耳朵准备享受可能产生的美妙的律《新疆之春?》或是《云雀?》等著名的小提琴曲…。这小伙子一甩头又把琴架好,又一次拉响了琴弦:咦?还是“哆-来-咪-发-稍-啦-西-逗”完了之后仍旧那样很有风度翩翩的站在那里,认真地望着招考老师,等待着结果。“啊!完啦?”招考老师这下可真搞不懂了,问到:“你今天演凑哪首主曲?”该小伙子又一次甩头、琴上肩用下巴颏压住,满怀深情地再一次拉响了“哆-来-咪-...”那个“发-”音还没出声就被老师喊“打住!打住!您这是甚么呃?啊?”。该小伙子很有礼貌的答道:“老师这是帕格尼尼的小提琴练习曲,我是按正规基础训练演凑的,您难道没听过吗?”
喔!我的天!老师们阙倒。 结果可想而知那风度翩翩的斯文青年神情沮丧地出去了。 紧接着173号进场考试,这是一个长得非常富态的青年人,进来就主动与这些头戴帽徽领章的老师打招呼,笑容可掬。那模样如要演小兵张嘎里那胖翻译都不用化装,长话短说考试开始了。 请听他们间的对活:“这位同志你报考那门专业?” “话剧\电影!” “噢?是否现场做个小品?” “可以!” 说完这大胖子从上衣兜里取出一副用铁丝编就而成的眼镜框,架在鼻梁上,再用一小块电工用的黑胶布贴在鼻子下人中处,原本笑容可掬的表情立马变得阴的可怕,他背着双手,渡着方步走到这些的招考老师跟前,流露着一幅蔑视的眼光,从身后抽出右手,用手指着这些头戴帽徽领章的老师们,以他那故意压低的嗓音一字一板地说道: “你们的、真正的、军人的不是!战术的不懂!...”边说边摇晃着他那个胖乎乎的大脑袋,刚想往下说“八路的!狡猾,狡猾的!”就被这些头戴帽徽领章的老师忙喊: “嗨!嗨!打住、打住”。 这些个招考老师心想了:“我们真正军人的不是?你是?”于是说道:“小伙子您这是模仿,不是表演!”这大胖子垂头丧气的退了出来。 这时就听见大厅里高声喊道:“下一个174号!174号!”连喊数声,这时就听的走廊的那头又响起了一阵熟悉地踢里踏拉跑步声,就听得那人边跑边喊“俺-是-174号!俺-是-174号!”。哈哈!待跑近了一瞧,嘿!又是那个衣衫不整的河南娃气喘嘘嘘地跑来进来,刚要冲进大厅中央就被招考老师挡在门口。 “嘿!你不就是刚才那个会作诗的小伙吗?怎么又来啦?” “俺娘怕考不上!叫俺挂俩号准行!” “噢?这是不可以的!”这时招考人员劝其回去。 河南娃子这下可不干了,在走廊里闹腾了起来,大声地嚷嚷:“咋?俺是贫下中农!为啥不能录取?俺会作诗!俺应当录取!…!”。呵呵!这下可好了,招考大厅的走廊里到处响切着这河南娃子不屈的声音。 是啊?河南娃说得没错嘛! 可话又说回来了,出身好的人那也太多啦?。
  评论这张
 
阅读(19)|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