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剑

我曾经是北大荒知青。总想把过去的看见的亲身经历的记载下来,留存纪念感觉很有意义。

 
 
 

日志

 
 
 
 

狗 头  

2016-11-07 19:24:04|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学生时期的故事
                                                                                         (一)
       那是文革“复课闹革命”时期。说是“复课闹革命”其实学校根本就没法正常上课,众多的青少年正是求知阶段却整日无所事事游荡于社会,一切都那么无所适从。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桥头两岸“丁家宅”里的孩子与往常一样,吃过晚饭后就三五成群地游荡在桥头两岸的马路沿上,用当时的行话叫作“兜福乐”。
       何谓“兜福乐”;其实就是趁纳凉逛马路的机会 “瞧洋眼”(看热闹),“别妙头”(寻衅打架), 还有更荒唐的去“撮妹妹”(找漂亮女孩),大致这么三体形成了’兜福乐’的概念。就因为这“兜福乐”引出了不少事端,也成就了不少“英雄好汉”。 
   那个夏日的傍晚,桥上走来一大帮十六、七岁的青少年,约有二十多个。都是身着背心或光着脊梁,穿着运动短裤,个个膀大腰圆,亮着幽黑的皮肤更彰显肌肉的强键。威风凛凛,一路喧嚣、张狂路人闻风止步、唯恐躲避不及、招惹事非。
这时从桥下迎面走来一大一小两孩子,身子骨瘦弱、脚踏着木拖板,噼哩叭啦的径直愣地冲着桥上这帮五大三粗的人群走去,一副根本不知“躲避”为何字眼的模样。路人皆疑惑?“莫非是两个戆度(傻瓜)!”。再细瞧那大的与我们年龄相仿,傻呼呼的,双手反背,两眼朝上,仰着脑袋目空一切的模样大踏步地向前。那小的也就小学四、五年级的样子,低着脑袋、小碎步紧跟着后面,胳膊拐里还夹着用旧报纸包着的不知何物。两人的汗衫脏了吧唧,那模样就像张乐平“三毛”漫画里的两个“小瘪三”差不多。拌随着穿在脚上塌拉板噼里啪啦的声响,径直愣地向人群中疑似为首的大汉身上直撞而去。众路人都为他俩捏了把冷汗,胆小的都快把眼睛闭上了心想:“今天这两只戆度肯定是要挨顿打了”。
就听得“啊约!”一声,那为首的大汉被撞的叫了起来:“侬眼睛瞎掉啦!看你这副蹩三样子,滚一边去!”说着用力一推,把那大傻推得往后浪呛了好几步远,脚上的一只蹋拉板早不知飞向何处,还差点摔倒。边上那些膀大腰圆的喽嘍们立刻都围了上来,一个个凶神恶煞,这还了得“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找死么!”看来今天不揍这两个“瘪三”一顿,身子骨还真有点痒痒的劲头。
        “桥上要打架咯!”的消息顿时传遍四面八方,逛马路的人都蜂拥而至,里三层、外三层地把他们围在桥当间,这下可有好戏看啦!这情景就是前面所讲的“瞧洋眼”。对于即将发生的打架,当然就是“别妙头”咯!。
照常理面对突如其来的这副阵势,没经历过这种场面、胆小的早就吓趴下了。可那大傻毫无胆却之色,低头一看脚上仅剩一只蹋拉板,另只脚还光着,就低头着急的用双手扒拉着围观人群,从他们的脚下去寻找那只不知去向的蹋拉板。在他的眼中这只丢失的蹋拉板比他即将挨顿打都重要,这也难怪毕竟是穷人家的孩子啊!这时那些个膀大腰圆的家伙指着他嘴里不干不清的骂着,一边对他推推搡搡,就在他挨了对手几下拳脚之后,他恼火了。忙把脚上仅剩的一只蹋拉板也踢到不知何方,光着双脚回头大声喊道:“丫头!把家什拿来!”说是迟、那时快,就见那被叫做“丫头”的小傻“嗯!”的一声,迅速地将胳膊下夹着的纸包打开递上,那速度非常的麻利,就象受过专业的培训。噢!呈现在众人眼球的是两把泥瓦匠用于剁砖的长把方型泥刀。大傻迅即拿起两把泥刀左右在手,光着双脚站在桥当间(场子)当间,呵!威武!就见他半径似地左右旋转着身子,两手一前一后微微地幌动着两把泥刀,脑门上爆着青筋,瞪大着眼睛怒视着众多的对手。啊!他肯定疯了,人群中顿时“轰”的一声像炸了窝似的四散开来,桥面上的圈子顿时比先前大了许多,这下可真是拉开场子,也让众人开了眼。平日里都是听说打架动刀子,现在可要亲眼见啦,不过今天动的是用于剁砖的泥刀。
场子中那些先前围堵着他的家伙们也没了刚才那样的张狂,一个个瞪大着眼睛、摒着呼吸、涨红着脸、紧握双拳气氛异常的紧张…。反观这双手拿着泥刀的大傻,人精巴瘦、还前呠了后脑勺。噢!对了,模样与葛优有点相似。形象是差了些,但他那不怕死的气势倒也威风凛凛,毫无畏惧,瞪着凶狠的双眼,吱着两颗大牙的嘴大声喝道:“敇捺(它娘的)!不怕死的紧管上!”那手握泥刀的神态尤如李向阳手握双枪左右开弓一般。而边上那被叫作“丫头”的小傻瓜,却若无其事地站在圈中的一旁,也不知道害怕,脸无表情地就这么干瞅着,瞧那模样似乎现场发生的一切与他一点都不相干,一只肮脏的小手还在起劲地挖鼻孔眼…。
场面上突如其来情况,把这一大帮五大三粗的哥们顿时傻了眼,不知如何是好,进又不是,退是肯定是不行的,否则今后在这条街上还怎么混啊!那场景尤如长板坡中张飞横枪立马站在当阳桥中一般、曹军战退不行,双方就这么僵持着,谁都不敢稍有松懈…。            
      此时,大傻瞅准对方那位刚才被撞的领头大汉,伸出左手将一把泥刀调了个递了过去,大义凌然地对他说道:“一人一把,有魄力的话就我们两人对开!”人群中“轰”的一声之后顿时静了下来。那领头的大汉顿时一愣,犹豫地瞧了一下递过来的泥刀,没有接大傻的茬,右手交叉于胸前,左手轻托着自己的腮帮子,微微地皱了下眉头,瞧着大傻用试探口吻说道:“朋友!是模子(带有敬佩的意思)有点面生,哪里的?”大傻听了一愣,啊!对方在与自己说话哪?想也没想就大大咧咧地答道:“丁家宅—狗头!”。那大汉听了又一愣,像似疑惑的神情瞧着这个叫“狗头”的家伙,暗自寻思“咦?怎么从没听说过!”唉!管他呢!先渡过眼前难堪要紧。随即露出尴尬笑容说道:“朋友对不起,误会了,我和丁家宅“大龙”是同学”。这叫‘狗头’的听罢却自豪地答道“大龙是我阿哥”。那大汉见有戏,忙打招呼“大家都是朋友误会,对不起啊!”同时也报上了自己大号。嘿!也是与“大龙”齐名的响当当的人物。
       原来这“丁家宅”是文革期间沪上著名的治安“重灾区”被张春桥都点过两次名。这叫“大龙”的是“丁家宅”周边地区的霸主,这一带的小孩都是从小光屁股一齐长大的,所以论岁数大小,对外称兄道弟是很自然的事情。再说这“狗头”也略些懂江湖情义的家伙,看到对方也是个与“大龙”同样有名的人物,还与自己打招呼,面子也给足了,见好就收吧,于是顺着对方的台阶当即言和了事。临走对方还送了双塑料海棉拖鞋给他穿上,这“狗头”那个高兴噢!简直可以用“受宠若惊”来形容他当时的心情。没法子家里穷呐!能有一双蹋拉板就不错啦,平时都是光脚丫子,现今攒了个外快,来了双塑料海棉拖鞋,这对他来说可真是奢侈品啊!又是在这样的场合甭提有多高兴了,真可谓名利双收呵!。
从此桥头两岸的混浑中又多了一个有名的人物—“狗头”。

                                                                                           (二)
       “狗头”这个名子真难听。一个人怎么会被叫这种名子,总之也无从考证,大概是人长得实在太难看的原故吧?说来也可怜,“狗头”就是人们通常所说的那种爷爷不疼,姥姥不爱的主。1.6米多点的个头,长着与葛优极为相似的模样,秃脑门、后脑勺大、高颧骨、脖子习惯后仰、眼神迟呆、还呲着两颗发黄的大牙,一看就是个傻样。家境贫困穿着破损不说,还赃了扒叽的,打小在宅子里就没人愿意与他玩。在学校也非常的孤单,人们都瞧不起他,三门主课考试成绩加在一起才33分,就是傻的出名。所以文革刚开始他那个高兴噢!这下可解放了,再也不用上学念书了,整天就看见他乐兹慈的。人家贴大字报,他跟着拿襁糊,忙的不亦乐乎,可高兴了没多久他又难过了。同学们去北京大串连见毛主席多开兴啊!可他去不了,没人肯与他作伴同行。学校成立了许多红卫兵组织,没有一个组织肯让他参加,怕坏了名声,所以都不要他。就像阿Q要革命,假洋鬼子不让他革命一般。他真的好伤心噢!
       后来学校干脆停课不上学了,“丁家宅”这帮从小一齐光屁股长大的孩子们开始成群结队地走出去混世面。许多小弟兄因此出了名,“大龙”就是其中之一。可就是没人原意带着“狗头”,都嫌他长得丑陋,还傻呼呼的。弟兄们都怕摊台,失面子,与红卫兵组织不要他的道理是一样的。这下让“狗头”彻底的伤心了,这时候的他倒是念想起还是上学时的好来,最起码老师还把他当人看,现在倒好整天无所事是,还没有人搭理他,真要把他快逼疯了,一天到晚在外到处瞎幌悠,苦啊!…。
有天在桥梁下的河滩上,看见有三四个小孩在欺负一个瘦弱的孩子,“狗头”一腔莫名的怒火正无处发泄,猛然地冲上前去打抱不平,把那孩子“救”了下来,不用说那瘦弱的孩子就是前面提到的那个叫“丫头”的小孩了。也是一个备受欺凌、孤单、可怜人。相同的境遇使他们成了从此形影不离的铁哥们。
           望着宅子里昔日的邻居、小学同学“大龙”,走到那都被人当“英雄”似的看待。“狗头”真羡慕、眼谗。心想“哪天我也那样该多好啊!”他暗自狠下决心: “妈的!不就是打架不怕死嘛!”于是立下了誓言:“老子也要出名”。要说头脑一根筋的人真较针起来,还真不含糊。说干就干,他也清楚:摔跤、打拳身子骨不行,只有敢玩命才是唯一的出路。于是那个叫“丫头”的孩子不知从那儿找来两把泥瓦匠干活用的泥刀给他, “狗头”一瞧,哈!正好使,就对丫头说“你人太小了,帮我拿家什就行了”。于是两人商定:“要出去撑世面,帮弱小的人打抱不平”。为了隐蔽性,让“丫头”用报纸将两把泥刀包好外出时随身带着。
这下阿Q真得要革命了!从此桥头一带的马路沿上总能瞧见他俩一前一后的身影。就像前文叙述的那样,专寻强敌挑战,不怕死、敢下狠手,震倒了不少“英雄好汉”。从此“狗头”的名声也响彻在桥头两岸,走到那里总有些小混荤与他点头招呼,呵,名人嘛!再回学校时,也今非昔比了,那些往日风光无限的红卫兵的头面人物也对他刮目相看,呵!那个神气劲让 “狗头”好不得意,心里美兹兹的。
       “狗头”虽出名了,但民愤不大。因他从不持强凌弱,也不去“撮妹妹”。就因为这一点,在68年秋天,学生开始分配工作时他稍许占了点光。照理按“狗头”的家境困难可以留在市区工厂,也因他的出名被工宣队给否决了。后在老师的同情帮助下,才去了位于长江口的崇明岛上的市郊农场。否则按当时的规定:有劣迹的学生暂不予分配,而拖到68年底的话,就上山下乡一片红了。
       轮船徐徐地离开了吴淞口码头,来送“狗头”去农场的仅“丫头”一人。两个从不落泪的铁哥们,这下真哭了。临了“丫头”还对着船上的铁哥们喊道:“把家什放好!”唉!倒底是“狗头”还是将两把泥刀给带走了,真傻!。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