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剑

我曾经是北大荒知青。总想把过去的看见的亲身经历的记载下来,留存纪念感觉很有意义。

 
 
 

日志

 
 
 
 

假如  

2015-12-17 21:54:0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假      如》   
       拖车上的棺木盖,被轻轻地挪开。嘈杂乱轰轰的场面刹那间一片寂静,偶尔听见人群中转来那么几声女生的抽泣,人们的目光表情是那样的呆板茫然。
    机务排的战士,北京知青赵成龙在众目睽睽下,左手端着一大碗“北大荒”酒,右手捏着一块从卫生所拿来的白沙布,大义凛然地跨上“尤特兹”的拖斗。面对棺木中躺着的昔日同炕战友口中念念有词:“胜明,上路了,哥几个来给您送行,最后再给您擦把脸…”话音刚落,周边响起一片压抑的哭声,同学、战友、知青、男男女女一大帮各地同龄人。
   好好的一个人怎么说没就没了呢?什么!就为了块手表?还是梅花牌的,能与一个人的生命划等号么?最终还不能确定究竟是谁拿的。
    此时有个五十岁挂零的老者在警察的押解下,走向棺木的顶端,慢慢地弯下身子,伸出颤抖得双手,在死者的脸上,轻轻的扶摸着,叹了口气喃喃的说道:“孩子!不懂事啊!”说完,脸上无任何表情,弓着腰慢慢的扭转身子,吃力地跨下拖斗,在警察的押解下,头也不回地走了。步子是迈得那样沉重,神情又是那样无奈。今天,也作为父亲、母亲的我们,可以设身处地得想想,那是一种怎样的心情?那情景,那神态永世难忘。
   死者:黄胜明、男、北京知青,1969年来到兵团某部一连,是农工排战士。
老者:是他父亲,在北京某劳改农场服刑,是历史问题。据说黄胜明的父母,解放前都是辅仁大学的毕业生。从他记事起家里就一直不顺,母亲无业,却被街道监管劳动,每天扫大街,据说黄胜明难得几次探亲回去都帮母亲扫大街。哥哥和弟弟不争气,被收管劳教,真是倒霉的一家。
    黄胜明是个有骨气的人爱好学习,一直坚持自学世界语,(笔者不知什么叫世界语)练习速记文。在文革中,家里没有生活来源,就在北京城满大街地捡大字报,卖了糊口。其哥哥和弟弟就走上了歪道。来兵团时学校老师同情他,帮他在工宣队和军宣队跟前说了好话,才被批准来到某团一连。上火车时就拿了一只自己做的木板箱和几件平时穿的破衣服,要不是兵团统一发的服装,他就更惨了,冬天还不知怎么过。
   若干年来他不声不响地活着,用他自己的话说:“上学、招工不指望,只想正常做个人,不要被人看不起。搞对像,想也不敢想。”据说有个本地姑娘看上他,被他断然拒绝。他认为:“能活着就不错了”听连里的老人讲他死后那姑娘还偷偷地哭了一场。
   他是怎么死得呢?
1975年三月,连里搞大会战。他们排正好在场院干活,那几天他拉肚子,回宿舍好几次。晚上同屋的哈尔滨青年焦某某说手表不见了,因为刨镐,所以手表就放在宿舍了。事情闹开了,连里最后怀疑是黄胜明。恰好当时路线工作组也在连里,就将黄胜明办了学习班。连里有那么几个要求上进的积极分子,加上工作组那么几个不知根底的,就天天整黄胜明。而他们根本就不了解黄胜明的为人。黄做人的准则就是“人穷,志不穷”“士可杀,志不可辱”一个星期后的那天晚上,黄胜明在学习班作了最后的慷慨陈述之后,夜晚十时余,冒着风雪,走上了不归路,死得坚决悲壮。
   身子周围五盒“握手”烟(0.16元一盒),抽掉三盒,满地的烟头,他用自己的棉裤外套扯了做成绳子套上了脖子,利用一个小斜坡吊死在一棵1.2米高的小树叉下,两腿脚着地顺坡挫溜下去,两手都可以撑着地面,但他还是依然绝然地朝着太阳升起的方向,用棉帽盖着自己的脸,悲愤地离去。三天后被一群上学的孩子发现,死后鹤岗公安局的死亡鉴定书写到:“死者系自杀且态度坚决”。
   他的死,是给那些说他“偷了表,换路费,逃回北京”的积极分子的一记响亮耳光。
他的死,激起了他们连全体知青心中的愤怒。他留下了什么呢?不大的木板箱内尽是学习世界语和速记文的笔记,连一件像样的衣服也没有,一分钱也没有,每月除12元钱食堂用餐,几乎全寄给北京被监管的老母亲了。
一连的兄弟姐妹们,你们还记得黄胜明吗?中等个、一双忧伤的大眼睛 …,
假如,他能活到今天,大概也是个有作为的学者,或许是个教授。
假如他还活着,也许还有一个和睦的家庭。
假如他还活着也60多岁了。
假如…,但是没有假如。
只能是:假如你们还记得他。
他的叫黄胜明,是黑龙江建设兵团某团1连的北京知青。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