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蓝剑

我曾经是北大荒知青。总想把过去的看见的亲身经历的记载下来,留存纪念感觉很有意义。

 
 
 

日志

 
 
 
 

《“ 小楼” 抓鸟记 》  

2015-12-15 10:12:45|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 小楼” 抓鸟记  》       
下了一夜的大雪,连里安排休息。十连的知青宿舍顿时传来一片欢腾,哈哈!又是一个上天赐予的“外国礼拜”。在那困苦无奈的岁月,对我们来说这也是一种不可多得的享受。
  接下来就是玩,那玩什么呢?我望着窗外茫茫的雪原正在发呆,不知如何是好?18号机车组的小胡冲我一笑“发什么楞吶?怎么想家啦!”我回过神来不好意思地笑了,赶紧说:“没,就不知干什么好”。小胡一听顿时来了神,眼珠子一亮拍了一下我的肩旁“这好办,跟我走,带你去玩”。他见我正犹豫着转身走到我的身后,用他那有劲的双手掌心夹着我肩旁两端说道;“走吧!包你好玩!”于是就跟他踏着被白雪厚厚盖着的路面向场院慢慢的走去。

小胡大名胡正权,本地青年、家住6连。平时蔫了巴几,非常聪明能干,机务排有什么单独任务,排长一般都叫他去,因为他办事稳当、技术又好,让人放心。生活能力也强,还帮我缝过被子、拆洗棉袄等之类的针线活,打心底里佩服他。在路上我问他去场院玩什么,他狡诈的一笑竟说叫小鸟一起来“开会”,还一个劲儿地说得绘声绘色。见我一脸的疑惑?他竟然用手指着我说:“你要多少小鸟、就给你多少小鸟”。喔!我的——天哪?这不是异想天开、狮子大开口的事嘛。我扭头就往回走,他连忙拉住我的胳膊袖,手劲还挺大,挣脱不了。满脸笑嘻嘻地说:“准保你好玩!不信打个赌!”
“还打什么赌啊!小鸟能来开会吗?还要多少有都少呢?谁信哪!”我一个劲地挣扎。这时小胡停了下来,对我认真地说道“今天我要让你开开眼界,让你们这些城里的傻小子也长长见识!...”。

既然把话说到这份上我还能怎么滴?非常不情愿地跟着他去了场院。到了场院鸟是一个没抓着,却从场院扛回两捆新鲜的高梁杆,都是他亲自一根根精选过的,我俩一人扛一捆。一路上他见我好像有点情绪,就像哄小孩似的与我说笑。我心想:那来的小鸟“开会”,八成是你们家要做什么家什活吧?因为平日里小胡就是个心灵手巧勤快的人。面对我的怀疑神色他还是乐呵呵地拍拍这些肩扛着的高粱杆坚持说是给小鸟做个“开会”用的“小楼”。

  在小胡的具体指导下,机务排的兄弟们齐心合作,花了半天功夫“小楼”做好了。品字型,上下三层,共七个搁笼,约120公分高,120公分长、40公分宽,最上一层就单独一个正方形搁笼,与其它隔笼不通,有个小插门。第二层和最底层都是并排三个正方形笼子,左右两个面上有配重机关,保持微妙的平衡,只要小鸟一踏上去,就立马被翻下去,直接掉到下面第二层,而下面又是一个同样的翻板机关,再一次把小鸟直接掉入最底层,小鸟就再也飞不出来了。小鸟们只能在下面的四个方搁笼中(包括二层中间方搁笼)“自由”的开会了。“小楼”做得精妙绝伦,这小胡真有本事。竟然没用一个钉子和一根铁丝就把“小楼”做成了。所有的联接都是用刀在高梁杆上开的榫头卡住。这是最关键的一步还非常的结实。

下午,小胡又不知从那里抓了只“家雀”,放进了最上面的小笼内,说是“引子”又往笼内放了许多谷穗,就见这“家雀”欢跃地叫个不停。小胡说不是家雀,是粟雀。因为它头上有一点红,脖子下面还有点白。公母粟雀的去分就是母的没红点,也叫得不响。说完小胡拎着“小楼”向保养间后面的小树林雪地走去,找了块安静没脚印的雪地安顿好“小楼”。就带着我躲进保养间,隔着玻璃窗瞧热闹。不一会儿,小鸟们就陆陆续续的飞了过来,越来越多,奇迹出现了,小鸟们 真得来“开会”了,听着“引子”好听的叫声,一个个翻进“小楼”开心地吃着谷子,还欢声的叫个不停,就像开会似的积极发言。四面八方的鸟还不断地往小楼跟前涌,啊!太壮观了。看得我喜笑颜开,好玩!真好玩!。这下小胡开口道:“怎么样,是小鸟开会吧!”我不好意思地笑了,打心眼里佩服这个小胡。

那天,我们才用了一个时辰的功夫,就抓了五、六十只小鸟,这下连里知青宿舍里就像开了锅一样,有几个“心狠手辣”的抓着小鸟脚就往炕沿上摔,然后就扒皮扯毛,说是要开荤。动作那个麻利,更有心急的哥们又拿着“小楼”去树林叫小鸟再来“开会”。说是不多抓些小鸟哪够大伙儿塞牙缝的?还有的哥们早已去小卖部打酒去了。小胡看着我们这帮人急不可耐的忙活模样,也忍不住地哈哈笑,连呼“长见识!这那像城里来的知青,就像屠宰厂的刽子手”大伙见他那样也不好意思地笑了,立刻反击“你是大刽子手”是啊,小鸟都是他喊来“开会”的,说完大伙都乐的哈哈大笑。

从那以后,这“小楼”就闲不住喽!每天都被各宿舍的哥们借去小树林,说是让小鸟来“开会”。唉!这些可爱的小鸟,每天百把来只的遭了殃。又过了些天,许多知青一个个开始玩上小鸟。原来这“粟雀”性情温和,容易驯养,玩得最好的就数食堂的北京知青王洪啠和马车班的北京知青“大鼻子”。尤其是“大鼻子”他走到那,这小鸟跟着飞到那,形影不离真绝了。从此连里的知青们有吃又有玩,不亦乐呼!而小胡头上却顶着个“刽子手”的绰号,其实他一个小鸟都不吃,也不玩。来年春天,小胡家里有些变故,调回6连,他走后大家都廷想他的。
后来那个专门抓小鸟的“小楼”不见了,据说被9连那个老北京青年梁志建他们借去了。说是“借”其实也就一去不复返了。
第二年入冬,宿舍里的知青们也想学小胡的方法,再做了一个能让小鸟来开会的“小楼”,可最终未能如愿,从此十连的知青们再也吃不到“油炸小鸟”这道美餐了。

    四十多年过去了,每当看见大雪的天气,就使我想起了在北大荒渡过那困苦无奈的岁月,那是一种经历了悲喜交加之后老人暮年的一丝念想;“...那茫茫雪原中的小树林、小鸟、“小楼”、小胡还有那知青宿舍”。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